悠游棠姜

总以为离天空很近
看过天空会觉得一切都令人满足

看到男朋友在游戏里勾搭了一个聪明伶俐的小男生两个人一起通宵聊聊聊玩玩玩互相道晚安,在一旁的我寂寞......


在斯格利特凯撒流连太久

颓废到去裸考还心安理得

小睡梦见被你抛弃大哭醒

还好醒来可以立即被抱紧

自拍以为可爱开心好快乐

不知不觉透露出狭隘懒惰

进化方向是你的私人宠物


塔马够了。

你看看你自己。


I'm living with my problems painfully but couldn't tell them,because problems are also secrets.


她擦着眼泪,怀疑自己言情小说看多了,接着下一秒恍然大悟——不是他妈的小说看多,是天生自带三流言情属性。

领悟以后,车停到站,她嗒嗒嗒踩着小高跟儿气势汹汹的下了车。走过一段黑得把腿吓软的狭窄老巷,终于见到了傻叉男友,她立刻扑进男孩儿怀里嘤嘤嘤的哭起来。一边哭一边陶醉的想,啊真好今天傻叉男友穿了那件棉袄。

就是这件棉袄。

一天夜里电影散场,两个人出门就遇上长沙城不怀好意的大雨。于是他背着包撑着伞,用胳膊环住她,不住的询问自己的女朋友“浇没浇到”。而我们的三流言情女主角,则像个小母猫一样羞涩的缩在他被棉袄软化的臂弯里,乐滋滋的满足于自己的身高——168cm高跟可王者风范,平底可小鸟依人。当然除了乐滋滋以外,邪恶的她心里还盘算着一件事,就是她不想回宿舍,她要留下来。不,是跟他走。她不要独自一人,她要跟他走。

跟他走。